• 班交网
班交网>财经>​实业报国70年|闪送:为70万闪送员提供增收机会

​实业报国70年|闪送:为70万闪送员提供增收机会

2019-10-23 03:09:35 来源:班交网 浏览:3176

走进flash联合创始人余宏建的办公室,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张沙发都在那里。桌子角落里一匹80厘米见方的马的照片特别引人注目。一匹飞奔的红马长着长长的鬃毛,散发着无尽的气势。

自古以来,“马”就是传递信件和货物的重要交通工具之一。除了传统的在马背上缓慢投递邮件之外,在紧急情况下,可能是“一人一马,800英里狂奔”。在古代,人们经常说数百匹马被杀是为了运送某些货物。

进入现代社会,物流业正在崛起。继《中国邮政》之后,中通、申通、童渊、大云等民营快递公司逐渐成熟。不仅传统快递公司,而且随着外卖等新经济的出现,快递也进入了公众生活。

“现在如果你把文件留在家里,你就不必回去取了。”快递(Flash delivery)是北京市宾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一对一快递平台,在同一个城市提供即时递送服务。目前,该公司拥有1500多个业务场景,并与金融、旅游、餐饮、快餐、医疗、互联网等行业的许多商业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以满足各种紧急交货需求。

快递不是俞宏建的第一次冒险。2009年6月,他和他的团队建立了e8电子商务配送服务平台,为电子商务企业提供物流配送解决方案。由于当时不成熟的社会和技术条件,余宏建选择了改变自己的思维,转而走上另一条轨道,“既然他不能改变一个行业,他就要自己创造一个”。

2014年3月,联合创始人余宏建创建了闪存应用,只花了7天时间就发布了。截至今年6月,闪存交付覆盖全国222个城市,每天有超过70万个活跃的闪存调度程序,平均每天订单超过40万个,服务用户总数超过1亿。与此同时,闪存在2018年8月完成了d1轮融资。

于宏建直言不讳地表示,创建闪存驱动器并没有太多困难和挫折,“因为在2014年(闪存驱动器的创建)之前,我已经走过了所有的坎”。他说,创业需要长远的眼光,最重要的是要“活下去”,随时准备面对各种困难。同时,也有必要评估形势,选择正确的轨道。

目前,随着消费习惯的改变和市场的发展,实时配送已经成为物流行业的一个新的分支。美团等当地生活服务提供商和“三通一平”等传统快递公司都在关注这款蛋糕。余宏建与《新京报》记者分享了他的创业故事。他谈到了发展战略、当前的竞争环境以及闪存如何提供70万个收入(工作)机会来实现公司的社会价值。

新京报:你最初是如何想到安装闪存驱动器的?

余宏建:我的生意经历了几次调整。闪存交付不是我最初的业务项目。一开始,我们想成为一个智能网络,通过大数据和智能算法帮助用户选择具有适当及时性和价格的快递服务,这与目前的新手有些相似。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发现这项业务不应该由企业家来做。显然,这是一个依赖资源的创业项目,你必须能够让所有快递公司按照一定的标准去做,企业家做不到。

后来,我去为快递公司制作物流解决方案,希望通过技术赋予快递行业权力。但是我发现改变它们太难了。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当前的物流业必须是技术密集型的,拥有许多先进的技术,如无人值守的仓库分配等。然而,当中国物流业开始发展时,它是劳动密集型的。当你和快递公司的老板谈论这项技术时,他会问你是否能在三个月内看到回报,当然我们不能意识到。

随着共享经济在中国的发展,我们选择在2014年进行实时分发,并切入正确的轨道。启动也相当顺利。我认为这与2014年前踩了很多坑有关。创业是一个赚很多钱,赚很少钱的过程。

新京报:快递的品牌口号已经从“专人直接递送”转变为“一对一紧急递送和拒绝投标”。这反映了闪存交付背后的什么样的战略调整?为什么会调整到这种程度?

余宏建:这实际上是一个战略选择。目前,实时配送市场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单一模式,另一种是一对一紧急配送模式。我们最常见的外卖是使用订购方式。它的优点是一个人交付更多的订单,这在某种意义上提高了效率,节约了成本。然而,不可忽视的是,用户可能会遇到因某个订单而延误时间的外卖工人,这可能会影响用户的体验。

快递从成立之初就坚持由专人直接送货,即不单一订单、一个订单只为一个人服务、不确定性小的配送模式。例如,我们可以根据里程承诺送货时间,用户可以明确灵活地安排自己的商品配送。至于品牌口号的改变,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种声明的改变,更是一种明确的战略定位。我们只想告诉用户我们不列清单。

新京报:随着苏宁、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和顺丰等传统物流公司加入即时配送领域,虽然快递具有先发优势,但这一领域的蛋糕正面临被切的局面。如何处理闪光发送?

余宏建:我们要做的是把自己从这些巨人中分离出来,成为先锋,然后成为细分领域的领导者。如果外卖平台想要切入即时送货模式,甚至是无订单模式,那么他们将更像企业家,我们将扮演更具防御性的角色。

当地生活服务提供商不能放弃购物清单模式。外卖业务是现金流强劲的业务之一。他们不会放弃这种既得利益。我们坚持不下订单的模式,即占据其他企业的“弱中强”,而本地生活服务提供商不会放弃自己的强势地位去做其他事情。

传统物流企业最大的利润来自城际快递。整个企业的运营模式也是为城际配送而设计的。即使是发往同一个城市,也需要对快递货物进行集中二次分拣,这是我们不需要的,所以效率更高。

新京报:你认为闪存交付的企业责任和企业价值是什么?

余宏建:快递的企业责任是主动承担社会责任。作为一个企业,如果它只关注商业利益而不承担你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最终会有人给你一个教训。企业的良好发展主要是因为赶上了好时代。企业应该感激社会。

谈到企业价值,我想提一下我们为70万经销商提供的增加收入(就业)的机会。我们不仅能给经销商带来物质收入,还能给他们带来精神上的满足。闪存交付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紧急需求”。顾客对经销商的“谢谢”是发自内心的,我们的经销商将得到认可。他会认为自己在创造价值,会受到尊重。

新京报:在快递创造70万收入(工作)增加机会的同时,如何解决企业的劳动力成本问题?

俞宏建:我们的经销商都是众包的(众包是指一个公司或组织将以前由员工自由自愿完成的任务外包给非特定的人),所以我们的劳动力成本非常低。例如,对于订单,分销商赚取80%,平台抽取20%,然后当快递员收到订单时,我们将获得20%的收入,即使我们没有收到订单,平台也不需要承担任何人工成本。

新京报:根据你自己的创业经历,你能与企业家分享哪些经验?

余宏建:我想告诉他们,企业家不应该开始考虑如何扩大规模,最重要的是“活下去”。只有活着,企业才有发展的机会。也许你的企业会在创业的第六年“飞向天空”。然而,如果你的企业在第五年就倒闭了,好主意是没有用的。因此,我希望企业家应该让自己心情愉快,不要去想我的公司有多大,我想赚多少钱。最重要的是先生存下来。

新京报:闪存已经在为餐饮品牌的一些B端客户提供服务。你也在考虑扩大当地的生活服务吗?

余宏建:谁知道呢?(谁知道)现在消费者群体正在移动和变化。中国的中产阶级开始越来越重视健康、质量和个性。市场在不断变化,每个人都愿意继续为服务付费。同时,物流也是一个基础设施,它一定会随着上层阶级的商业发展而发展,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新京报:闪存驱动器的融资情况相当不错。即使首都相对平静,闪存驱动器如何工作?

余宏建:你应该让投资者看到你的成长。自成立以来,闪存已连续5年实现300%的复合增长率。我们的增长率非常快,速度本身就是价值。我们谈到了企业的两个价值,一个是规模,另一个是速度,因为速度可以代表企业的成长能力。与此同时,投资者可能也看中了flash商业模式,这是一种惠及三方的商业模式,并没有造成严重伤害。

新京报:快递采用众包方式。当无法分配分销商来满足需求和供应时,会在某些情况下发生吗,例如节假日?

余宏建:没必要担心这个。供求可以通过价格杠杆进行调整。例如,当交付费用为30元时,平台上可能有10万个订单,但当我提到60元时,许多用户可能不会下订单。这是在共享经济中调节供求关系的一种常见方式。通过价格调整,现有经销商可以为最紧急的用户服务。

[公司记录]

截至今年6月,闪存交付覆盖全国222个城市,每天有超过70万个活跃的闪存调度程序,平均每天订单超过40万个,服务用户总数超过1亿。去年8月,d1轮融资通过快速交付完成。

同一主题的问答

问: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你们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答:在70年的发展过程中,物流业的整体变化尤为明显。起初,人们通过写信来交流。后来,随着物流的发展,发送和交付货物成为可能,但这需要一些时间。随着国家的强大和基础设施的日益完善,物流业的运输速度越来越快,效率也越来越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物流业也出现了更多的子行业,如冷链运输、航空运输和城市内部运输。

问:你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建议或期望吗?

答:根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全国快递服务数据,全市快递总量达到114.1亿件,同比增长23.1%。这表明,城市内配送的需求逐年增加,而城市内配送市场一直被视为规模为1000亿英镑。因此,在市内配送的后期,企业的服务质量和用户体验更为重要。

新京报记者程平和陈伟成

编辑王宇校对言和

Copyright 2018-2019 nscspro.com 班交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