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班交网
班交网>社会>今日重阳丨妈妈,如果有一天,你忘了我…

今日重阳丨妈妈,如果有一天,你忘了我…

2019-11-08 13:09:38 来源:班交网 浏览:4976

每年都要庆祝重阳节,现在又要庆祝了。它也是每年庆祝的。

在回家的路上,你挥挥手,让父母远离他们的烦恼和担忧,就像你十几岁时一样。

然而,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弓着背一瘸一拐的了?你有没有想过当他们离开孩子时有多孤独...

一起读一个关于遗忘的故事。它提醒我们爱是一种行动,而不是空话。请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每一刻,紧紧地握住他们的手,慢慢地和他们一起走...

01

我从没想过我妈妈会生病摔倒。

2010年6月9日,我父亲被发现患有早期肝癌。我带他去北京做手术。他不想说,“我不相信你妈妈一个人在家。我会在我的家乡做这件事。”

我生气地说,“现在几点了?你对我妈妈还有什么想法吗?她永远不会迷失自己。”

然而,我父亲非常担心,说,“如果我不看她,她可能真的会迷失自己。”

我惊讶地看着妈妈。她到处都在找东西。然后我抬头问父亲,“为什么我找不到雨伞?”父亲哄着孩子,对母亲说:“再看看。”我妈妈很听话地转身。

爸爸很快下楼,买了一把新伞,放在鞋柜里,悄悄地领着妈妈把它翻过来。“哦,原来在这里,终于找到了。老张,我去买菜了。”

我皱起眉头,看着母亲离开时的背影。我不知所措地问父亲,“我母亲怎么了?感觉很奇怪。”

爸爸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记忆力很差。最近,我失去了一切。”

妈妈购物回来,开始做饭。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妈妈蹲在地上挑选蔬菜。她把一片黄色蔬菜叶放进垃圾桶。过了一会儿,她又把它捡起来,放进洗菜盆里。很快,她把它放入水中清洗,然后扔进垃圾桶。

在整个过程中,我妈妈以前没有把事情做得整整齐齐。我已经焦虑的心变得更加焦虑。我父亲把我从厨房拉出来,偷偷对我说,“我怀疑你母亲患有老年痴呆症。”

我对父亲说:“你们都和我一起去北京,也给我母亲做一次检查。我不相信她会得老年痴呆症。”

回到北京,我丈夫和我花了更多的精力治疗我的父亲,有一段时间忽视了我的母亲。我从没想过我妈妈会生病摔倒。

在我父亲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我母亲一直拉着我说话,但从未提到过我父亲的疾病或手术。手术完成后,爸爸进了重症监护室。我的心很匆忙,在走廊里徘徊,但我母亲和其他病人的家人都兴致勃勃地交谈着。

幸运的是,我父亲很快就出院了。他一出院,就开始努力工作,以免累死我妈妈。

爸爸比我看得更仔细,他发现妈妈比以前变了很多。她健忘,不记得烧水时要接通电源。想倒水喝,却突然跑下楼扔垃圾。

有一次,她出去买菜,回来时带了一袋香蕉和两个火龙果。她根本忘了去菜市场,只是去楼下的水果店逛了逛。

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02

“爸爸,我会好好照顾我妈妈的。”

我带妈妈去了医院。她被诊断患有老年痴呆症。

医生给他母亲开了一些药,并说药物只是措施之一。应该允许病人更多地使用他们的大脑,比如夹大豆和玩益智游戏。

我带着妈妈去捡豆子,看着她手里的筷子又掉了下来。豆子怎么可能不被捡起来?我很难过。我妈妈不仅笨手笨脚,而且经常懒惰,大喊:“不好玩,不好玩。”

辛苦工作了一天后,我心情不好。看到她不努力工作,我忍不住冲她大喊:“你真笨,举起手来,也抬起头来。别把它粘在地上……”

我又焦虑又愤怒,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爸爸不能看过去指责我:“你妈妈是个病人,你不能这样对她。”

2011年上半年,父亲的疾病复发,癌细胞转移。医生说手术毫无意义。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母亲变得迟钝和木讷,经常自言自语,四处乱跑。

那段时间,是我生命中的冬天。

六个月后,我父亲去世了。整整一个星期,他似乎一直被支撑着,非常痛苦但无法自拔。当他看到母亲时,他会流泪。有经验的长者告诉我:如果你父亲是这样的,他一定还很担心。

想了很长时间后,我轻轻地把它贴在他的耳朵上说:“爸爸,我会好好照顾妈妈的。”

有了这句话,他的呼吸更加顺畅,表情也变得平静。那天晚上,我父亲无忧无虑地离开了。

03

那时,我母亲是我的保护者。现在,她成了需要我保护的人。

父亲葬礼后,母亲完全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有时清醒,有时困惑。有一次,我带她出去吃早餐。吃完饭,她突然吵着要回家,但走到社区门口。她说,“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哪里?”

她开始四处横冲直撞地寻找自己的家。我忍不住紧紧跟着她。妈妈沿着街区走了几公里。最后,我累得不能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孤独和悲伤。

我知道我妈妈真的很想她爸爸,但是她不能正常地表达出来。我情不自禁地轻轻地拥抱我的母亲,她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什么也没说,失去了她的眼睛...

我丈夫和我都得去上班,但是我不相信我妈妈一个人在家。起初,她被锁在家里。我和丈夫回家去看她,然后匆匆赶回公司。

但即便如此,妈妈还是有问题。所以,我雇了一个保姆来处理这件事,但是几天之内,保姆自动辞职了,说我妈妈脾气暴躁,人多事多。

绝望中,我和丈夫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我妈妈送到养老院。

那天,她不知道我们要把她留在那里,她很高兴能和一些室友寒暄几句。直到我们要离开时,我妈妈才急于和我一起出去。她不停地说,“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我觉得我抛弃了我的母亲。当我父亲去世时,我答应他我会好好照顾我的母亲。

一连好几个晚上,我睡不着,总是不自觉地想起妈妈。每天见到她,我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每次我见到她,我妈妈都会缠着我跟我回家。这增加了我的自责。我妈妈在养老院也很不安。她经常偷偷溜出房间,触摸其他老人的房间来“骚扰”他们。

有一次,半夜,我妈妈独自滑下楼梯回家。当她被警卫拦住时,她开始发出很大的声音。直到我和丈夫匆匆走过,我的母亲,像一个淘气的孩子,才看到她的父母,立即平静下来。我不得不带妈妈回家。

回家的母亲满心欢喜。那天晚上,我和妈妈睡在一起,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

只是在那个时候,我母亲精明而坚强,是我的保护者。现在,她成了需要我保护的人。我忍不住哭了。

04

我成了我母亲唯一的家。她忘记了一切,但她仍然记得我。

母亲回家后,曾经发生的问题又回来了,我感到非常头痛。我母亲需要钱治病,需要钱抚养孩子,还需要高额抵押贷款。我不能辞职在家照顾妈妈。

也许这是我阿姨对我妈妈说的。两天后,我妈妈主动告诉我,她想去大连和我阿姨住几天。但是几天后,她开始吵着要回家。她的嫂子很难过。她对母亲说,“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可以放心。”

我妈妈固执地摇摇头,说道:“没有妮妮,就没有家。”

父亲离开后,我成了母亲唯一的家。她忘记了一切,但总是记得我。

在大连住了一个星期后,一天晚上,我妈妈突然坐起来问她的嫂子,“妮妮失去我了吗?”“都是我的错。我一定在跑来跑去。如果妮妮找不到我,她会哭的。我该怎么办?”

当我去大连接我妈妈时,我嫂子把这句话转达给我,并反复告诉我:“你必须好好照顾你妈妈。她只认识你。”

05

最后,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愿望

当我丈夫被派往国外工作一段时间时,我无法独自照顾母亲。

我听到同事们提到一家专业的医疗康复机构,所以我带妈妈去看了。有许多老年痴呆症患者和一群非常专业、和蔼可亲的医生和护士。在护士的劝说下,母亲同意留在那里。

也许医院的治疗起了作用。我母亲没有像以前那样大惊小怪地回家,而是和这里的病人相处得很好,直到我母亲旁边病房里的一位老人去世。那天,我去看我的母亲,她蜷缩在床的角落里,孤独而悲伤。

她一定目睹了死亡,很害怕。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再把妈妈留在那里了。

我丈夫回来后,我带妈妈回家了。我告诉她,“我们要回家了。”

她听不懂这句话,但她一直跟着我。

每天,我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妈妈。现在,她吃饭的时候甚至不闭上嘴,而且她的唾液在吃饭的时候不停地往下流。每次,我都必须不断纠正她:“抬起头,闭上嘴。”

我知道奇迹不会发生,母亲也无法康复。

但是每次我叫“妈妈”,她都会轻声回答。我和她聊天。她会仔细看着我,试图理解我说的话。我对她微笑,她会看起来很开心。

我突然感到非常高兴。很长一段时间,我为母亲的病感到难过,觉得她的病很遗憾。然而,我认为我的母亲现在没有痛苦和担忧,这是我父亲想要看到的。

最后,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愿望。

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身份证: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

从张倪2019年第3期《半月天的谈话与随笔》说起

最初的标题是“我扔了我妈妈三次”

编者:pp .宣萱校对:宣萱

请把我们当成星星

齐鲁女性邮箱:sdflxmt@163.com

看这里!

内蒙古快3投注 贵州11选5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

Copyright 2018-2019 nscspro.com 班交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